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所在的位置:高杖新闻>国际>美国关心的从不是库尔德人的利益,而是……

美国关心的从不是库尔德人的利益,而是……

时间:2019-10-25 12:05:39 浏览:1725 次
对于美国来讲,库尔德人的利益也不会是他考虑的重点所在,中东四国的库尔德人在近代以来,实际上长期是大国交易的对象,他们更多的是被利用。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在于这是美国、土耳其、库尔德人,还有叙利亚的巴沙尔

[白宫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土耳其立即越过边境包围并镇压库尔德武装,使得与美国并肩作战反对伊斯兰国的库尔德人束手无策。你如何看待美国和土耳其的一系列行动和声明?观察员网就土耳其入侵叙利亚采访了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钟敏教授。以下是采访的全文。】

(采访/观察网周薛莹)

观察者:为什么土耳其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军事攻击?

刘钟敏:从土耳其国内政治角度来看,正义与发展党在今年的土耳其地方选举中失去了几个大城市,包括伊斯坦布尔,这是一个悲惨的损失。伊斯坦布尔再次当选后,正义与发展党仍然失败。埃尔多安承认,如果伊斯坦布尔失败了,这意味着下届总统选举可能会失败。

在被迫改选后,正义与发展党仍然输掉了选举(trt主页截图)

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今年的外交政策非常强硬,尤其是对美国。这场针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仍然有这样一个愿景,即通过强硬的外交政策改变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选举的不利局面。

观察网:埃尔多安5日表示,他计划在两天内进入叙利亚,但特朗普6日突然决定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库尔德人指责这种行为背后捅刀子。你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决定?

刘钟敏:首先,从特朗普政府的整体叙利亚政策来看,核心是它不想落入叙利亚,也不想叙利亚成为美国的负担。我们可以看到,自特朗普于2017年4月和2018年4月上台以来,美国以叙利亚的化学武器问题为由,对叙利亚发动了两次有限的军事打击。两次攻击之后都是导弹攻击,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

特朗普一直希望叙利亚不要过多遏制美国的能源。他更关心他对叙利亚政策中的“伊斯兰国”。在攻击“伊斯兰国”的过程中,美国和俄罗斯都在利用库尔德人的力量。然而,考虑到土耳其已经采取了三次军事行动,库尔德人实际上是以前“橄榄枝”军事行动、“幼发拉底河盾牌”军事行动和这一“和平之泉”军事行动的受害者。

对美国来说,库尔德人的利益不会成为他考虑的焦点。自近代以来,四个中东国家的库尔德人事实上长期以来一直是大国交易的目标,而且他们更经常被使用。正如库尔德人自己所说,库尔德人只有山,没有朋友。

库尔德人确实被用来攻击“伊斯兰国”。然而,就美国在整个中东的战略而言,特朗普仍在减少投资。他不想把叙利亚变成自己战争的泥潭。随着“伊斯兰国”问题的相对解决,特朗普的政策方向是从叙利亚撤军。事实上,特朗普计划今年早些时候撤军,但后来由于其他因素他被搁置了。现在他又开始了。

此外,对特朗普来说,最令人担忧的可能是明年的美国大选。

然而,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在于美国、土耳其、库尔德人、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甚至俄罗斯之间的复杂博弈,尤其是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今年以来,埃尔多安在美土关系的许多问题上一直非常强硬,比如通过从俄罗斯购买s400加深与美国的矛盾。

更难理解的是,美国客观上为土耳其更方便地发动这次军事打击创造了条件。然而,美国和土耳其也应该达成一定的协议。埃尔多安和特朗普在美国开始撤军和土耳其开始发动军事行动之前进行了电话交谈。

因此,尽管美国和土耳其之间存在矛盾和分歧,埃尔多安和特朗普可能已经就此事达成了一定共识。

但回顾过去,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相当慌乱。一个是美国两党的反对。另一个是最近几天库尔德人控制的“伊斯兰国”囚犯的逃跑,这使得美国在这个问题上非常尴尬。

观察网:正如你提到的,相关地区的恐怖组织现在又活跃起来了。土耳其的入侵和美国的撤军会导致伊斯兰国的复兴吗?

卡米什利图元居民区汽车炸弹袭击:“叙利亚民主军”推特

刘钟敏:应该说,这是一个各方都更关心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军事行动的问题,欧洲对此尤为担忧。在过去八年里,叙利亚危机、难民问题和极端主义组织给欧洲带来了严重的安全威胁。因此,在土耳其的欧洲军事行动之后,反对的声音相对较强。特朗普自然也希望关注伊斯兰国囚犯外逃带来的威胁。事实上,各方最担心的是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失控的拘留营。

消息人士称,美国和土耳其已经达成共识,土耳其可以发动军事行动,但必须牢牢控制“伊斯兰国”囚犯的问题。

然而,叙利亚的局势现在如此复杂,即使土耳其履行其加强对“伊斯兰国”囚犯控制的承诺,也很难消除“伊斯兰国”囚犯的潜逃。美国可能会在这方面对土耳其施加一些压力。

在欧洲,法国和德国也高度关注“伊斯兰国”囚犯的问题。

复苏的风险当然存在,但程度不同。一些零星的“伊斯兰国”囚犯是潜逃还是大规模潜逃?叙利亚及其邻国以及欧洲地区会带来什么样的安全威胁?这是一个各方都关心的问题。

观察员网络:欧洲联盟确实非常关切这个问题,并强烈谴责土耳其。埃尔多安的回应是,如果他继续责怪他,就让难民进入欧洲。你如何看待这种反应?

刘钟敏:一方面,我们刚才所说的与土耳其的内部政治困难有关。

另一方面,埃尔多安确实抓住了欧洲的痛苦。近年来,土耳其和欧洲一直在叙利亚问题上玩游戏。一个是难民问题,另一个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这两个问题是欧洲非常关心的,欧盟和土耳其也进行了多次讨论。现在是欧洲为难民提供更多支持的时候了,然后土耳其将就地安置叙利亚难民,以避免对欧洲造成任何影响。因此埃尔多安有信心说这样恶毒的话。

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难民希望通过土耳其进入保加利亚或希腊

此外,近年来,欧洲方面甚至国际社会都没有向约旦、黎巴嫩等叙利亚难民主要安置国提供足够的支持。

埃尔多安的严厉言辞更有可能迫使欧洲不要在舆论上对土耳其施加太大压力,然后双方可以共同讨论控制叙利亚难民的问题。

然而,这更像是一种威胁。毕竟,从道义上讲,土耳其发动的这一军事行动受到了包括欧洲和邻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它还应该考虑自己的舆论环境。

一方面,土耳其在外交舆论上没有弱点;另一方面,土耳其仍需在控制难民问题和控制“伊斯兰国”囚犯方面做一些工作,但很难说它能否达到自己的地位。

观察网:特朗普后来改口说,如果安卡拉“越过边界”,它将彻底摧毁土耳其的经济。为什么美国的态度会重演?

刘钟敏:这确实是一个没有被很好理解的问题。这也反映了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

美国对土耳其有些无能为力。政治外交和军事行动的核心问题是,美国不想在中东投资太多,尤其是现在它的重点是伊朗。美国的态度在叙利亚显而易见。埃尔多安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

然而,特朗普必须始终考虑到现在处于被动地位的美国的面子。国际社会认为,美国的绥靖政策给了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自由,甚至一点自由。

因此,美国通过打经济牌对土耳其施加压力,特朗普也将此视为痛处。如果土耳其在控制“伊斯兰国”问题上无能为力,或者在叙利亚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特朗普将不会被排除在使用其通常的经济制裁之外。

去年,由于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各种矛盾,特朗普曾尝试过一点经济制裁,将土耳其钢铁和铝产品的关税提高了一倍。结果,土耳其里拉立即大幅贬值。目前,土耳其的经济实际上非常脆弱,这正是土耳其的弱点所在。也就是说,美国仍有许多方法来清理土耳其,特别是在经济方面。

因此,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双重性质,一方面客观上为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由于对“伊斯兰国”问题和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严重人道主义灾难的担忧,不得不说一些苛刻的话和强硬的话来对土耳其施加压力。

观察网:特朗普确实在当地时间10月14日下午签署了针对土耳其的行政命令。这会对当前形势产生什么影响?

刘钟敏:首先是对土耳其经济的影响。从美国去年对土耳其钢铁和铝产品的制裁效果来看,当时土耳其货币大幅贬值。这一次,土耳其钢铁产品的关税仍在翻倍,这是同一伎俩的重复。与此同时,1000亿美元的贸易谈判给土耳其带来压力,从而给土耳其经济带来沉重压力。

第二,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行动受到美国的限制。土耳其在叙利亚行动的限度肯定是有限的。土耳其必须考虑到美国的行动所引起的反应,使其陷入向前看和向后看的忧虑之中,遭受得失。

最后,特朗普打算展示美国的影响力,即美国仍有许多手段来影响叙利亚局势,特别是限制土耳其,并警告土耳其它无法摆脱美国,当然,美国也会根据土耳其行动的程度来平衡其对土耳其的制裁程度和制裁的持续时间,不会走向全面对抗。事实上,特朗普政策的奇怪之处在于,它会根据形势的变化不断调整策略,即“骑驴看书”。

观察网:特朗普表达了他对土耳其和库尔德人达成协议的愿景。你如何看待这个陈述?

刘钟敏:我认为这仍然是故作姿态,这是不太可能的。

我们可以认为,即使土耳其已经与叙利亚库尔德人达成协议,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这一协议的合法性是什么?

此外,现在又是战争,攻击库尔德人是土耳其不可动摇的想法。按照埃尔多安的想法,应该沿着叙利亚北部大约8900公里的边界建立深度为30公里的所谓安全区,然后将目前滞留在叙利亚的阿拉伯难民装载到安全区。这实际上是利用阿拉伯人将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与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分开,造成分裂和统治的局面。

土耳其和库尔德人之间几乎没有妥协的余地。从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反应来看,他们应该更清楚地理解这一点。

事实上,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以前总是给自己留有余地。他们从未像伊拉克的库尔德人那样举行全民公决并寻求独立。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建立了一个罗伊沙威共和国。他们的要求是叙利亚战后重建可以成为一个联邦国家,然后库尔德地区将拥有高度自治。

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很清楚他们无法实现独立,所以土耳其最近一发动军事行动,库尔德武装就开始寻求与巴沙尔政权的合作,甚至俄罗斯的支持。

然而,对叙利亚当局来说,一方面,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打击将不可避免地削弱库尔德人。在某种程度上,这符合阿萨德政权对库尔德人的政策,因此未来库尔德部队与阿萨德政权讨价还价的余地较小。另一方面,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巴沙尔政权必须强烈反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因为它侵犯了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

观察员网:叙利亚当局拒绝了库尔德人的援助请求,并表示不会帮助美国特工,但现在双方已经达成协议,叙利亚政府军将驻扎在边境地区。

资料来源:萨那

刘钟敏:这种态度的改变更具象征意义,因为叙利亚政府军现在与土耳其军队大不相同。叙利亚军队在过去的八年中被严重削弱。尽管巴沙尔政权已经与库尔德人达成了这样的协议,但它可能不想与土耳其军队发生严重的直接冲突,现在削弱自己。

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使得叙利亚局势更加不确定。对叙利亚来说,未来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在叙利亚北部将做出什么样的安排,土耳其的所谓安全区是否能够建立,美国、俄罗斯等将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观察员网:美军的撤离实际上给俄罗斯留下了一些空白。

刘钟敏:但是俄国也有自己的问题。目前,俄罗斯没有反应过度,也没有采取行动。事实上,这并不容易处理。

一方面,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多年来已经得到巩固。事实上,在叙利亚地区,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是一个有着某些共同利益的松散集团。他们共同建立了阿斯塔纳机制。俄罗斯担心,如果土耳其过分反对,土耳其将退出俄罗斯主导的机制,甚至会站在美国一边。

另一方面,巴沙尔政权是俄罗斯多年来努力保护的政权。然而,土耳其对库尔德人的军事打击至少在法律上涉及叙利亚的主权,也对遭到巴沙尔政权反对的叙利亚平民产生了一些影响。

因此,在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和土耳其之间,俄罗斯对任何一方的支持都不利于它。

观察网:所以俄罗斯现在基本上是观望的态度。

刘钟敏:是的,俄国可能仍然希望等到形势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再做决定。因为土耳其不能永远留在叙利亚北部,所以它仍然需要创造一个局面,以便土耳其在未来与库尔德人和叙利亚的谈判中有更多的发言权。

现在各方都有自己的困难。无论是美国、土耳其、俄罗斯还是巴沙尔政权,都有事情要权衡。

观察员网:10月12日,由埃及、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等22个国家组成的阿拉伯国家联盟(League of Arab States)在阿拉伯国家联盟紧急外长会议上,严厉谴责土耳其针对叙利亚境内目标的跨境军事行动。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将如何影响阿拉伯地区?

刘钟敏:阿拉伯国家的反对可能更多地反映了沙特和土耳其的关系。多年来,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在叙利亚问题上既相互矛盾,又达成一定共识。推翻巴沙尔政权是双方的共识,但在推翻巴沙尔政权后,将建立什么样的叙利亚和双方支持的反对派力量存在矛盾和分歧。此外,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在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和卡塔尔的断交危机上也有冲突。

目前,沙特阿拉伯是阿拉伯联盟的领导人,因此像沙特阿拉伯这样的主要阿拉伯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强烈反对土耳其也就不足为奇了。此外,像埃及这样的国家,尤其是塞西政权,也有自己的考虑,那就是为土耳其对埃及兄弟会的支持报仇。

此外,从整个阿拉伯世界的角度来看,尽管叙利亚被阿拉伯联盟驱逐,但它毕竟属于阿拉伯民族。从这个角度来看,土耳其入侵了一个阿拉伯国家,所以至少在一般道德上,阿拉伯国家也会谴责土耳其。

武磊巴尔加斯配合失败!西班牙人回头遭受重创,38秒后防线被打

武磊巴尔加斯配合失败!西班牙人回头遭受重创,38秒后防线被打

实力占优的西班牙人,持续的攻势却没有转化成进球,第36分钟武磊和巴尔加斯的一次配合失误,结果38秒过后就被马洛卡打穿了后防线,先丢一球。本场比赛,主帅加耶戈继续让武磊首发,在锋线搭档坎布萨诺和巴尔加斯[详细]

弄潮·深评丨让伟大的时代成就更多伟大的企业

弄潮·深评丨让伟大的时代成就更多伟大的企业

一年一度开渔节,9月16日,象山石浦港,千舟竟发。在渔船启动的同时,阿里巴巴与供销系统联合打造的“数字农业航母”也在象山正式落地。当天上午,作为第二十二届中国开渔节重要内容之一,宁波市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详细]